汽车用品报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专访民革中央副主席:中共从未否定国民党抗战作用

  [复制链接]
x888v 发表于 2015-9-24 01: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凤凰网主笔陈芳

早在一年前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民革中央提交一份“关于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提案。该提案建议邀请台湾政党领袖、抗日老战士共同参与纪念活动,建议中共中央为国共两党抗战官兵、阵亡将士和敌后隐蔽战线烈士遗属等人授勋。

8月31日上午,作为较早提议举行抗战阅兵之一的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专职副主席郑建邦,接受凤凰网独家专访。郑建邦表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旨在凝聚海内外中华儿女团结共识、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维护二战后确立的世界和平秩序。

针对外媒关于“中国高调纪念抗战胜利针对日本”一说,郑建邦通过凤凰网予以回应,中国纪念抗战胜利不是再次撕裂自己身上的伤痕,亦不是对过去的加害方强化民族仇恨。但他强调,今天日本仍有一批相当有能量的人试图重走军国主义老路,对此,中国、亚洲,乃至全世界应予以警惕,“这与反日教育无关,我们从来没把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人民联系在一起”。
   
即将于9月3日举行的阅兵仪式上,将首现由国共两党抗战老兵组成的方队,此举引起多方解读,而一场围绕国共两党在抗日战场作用的争论也在上演。在郑建邦看来,“共产党游而不击”、“国民党真投降假抗战”等言论是冷战思维和极左思维的延续。当年在民族大业面前,国共两党尚能放下血海深仇,团结御敌,今日中国更应摒弃党派成见,站在全民族立场,心平气和、实事求是地看待历史问题。

关于电影《开罗宣言》海报宣传引发的舆论风波,郑建邦认为,只能说是电影宣传方的问题,并不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国大陆官方对国民党正面战场作用及蒋先生作用的一种看法。“我非常清楚,中国共产党对过去这场战争的总体看法和评价,从来没有去否定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作用,也从来没有说‘国民党不抗战,仗都是我们打的’”,郑建邦告诉凤凰网。

对于网上出现的否定抗日战争、抹黑抗日战争英雄、美化汉奸行为的历史虚无主义,郑建邦表示,他不是阶级斗争主义者,但对这种虚无主义背后有无别用用心之人持强烈质疑。他指出,苏联垮台前否定搅乱历史的教训值得警惕,不排除一些人利用中国转型期官方历史教育的不足、一些人的猎奇心理及对现实的不满,从根本上摧毁一个民族的精神。

郑建邦最后强调,今天,我们传承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不能唱高调讲空话,而要落到实处。

以下为凤凰网主笔陈芳与民革中央专职副主席郑建邦对话实录: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三重现实意义

凤凰网:民革中央早在去年两会时提交了题为“关于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提案,当时基于什么考虑?今天我们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要纪念什么?

郑建邦:民革中央,作为由原来中国国民党民主派和一些爱国人士创建的政党,始终把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作为我们参政党的职责,此前也曾提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等建议,去年又进一步提出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民革中央在提案中表示,此举对进一步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激发和凝聚海内外中华儿女的爱国热忱,以及向全世界展现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坚强性格和爱好和平、讲信修睦的宽广胸怀,宣示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祖国领土主权,实现国家完全统一的坚定决心,具有重大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首先是缅怀先烈。抗日战争中,正是如杨靖宇、赵一曼、台儿庄、中国海军空军等烈士作出了巨大牺牲,才有我们的今天,作为后人不该忘记。

我们通过纪念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更深远的还有以下三重现实意义:

第一,中华民族要团结。70年前,如果我们不团结就要亡国,国共两党十年内战积下血海深仇,但在民族大业面前走到一起,国共合作是中华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基础。

第二,在团结的基础上,中华民族不屈不挠、不畏强暴、英勇抗争的爱国主义精神得有。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了,人的意志容易被消磨。今天,中国再往前走,需要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是什么?是利益的调整,就需要牺牲一部分自己的利益。今天,我们面临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任务,习总书记讲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关键几步,但这几步不好走。为了民族,我们还愿不愿意牺牲自己的一部分利益?需要进一步发扬当年抗战时的那种爱国主义精神。

第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成果上,确定了一个国际秩序,是世界保持和平安定的基本框架。对这一国际秩序我们必须认真去维护,维护这个秩序,就是维护世界和平。现在有人想否定颠覆它,这是不可以的。

对日本军国主义保持警惕与反日无关

凤凰网:有外媒认为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旨在针对日本,甚至国内也出现一些声音认为针对日本是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对此您怎么看?

郑建邦: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我们不是要把过去自己身上的伤痕再拿出来撕裂,也不是对过去的加害方强化民族仇恨。

但是现在日本确有那么一批人,而且相当有能量,竟然要公开参拜那场战争中杀人的魔鬼战犯,念念不忘过去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还想走军国主义老路。我们也看到日本的新安保法案,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这不能不引起中国人民、亚洲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高度警惕。通过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这么一个契机,对日本的军国主义保持警惕,这与反日教育无关,我们从来没把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人民联系在一起。

中国十几亿人口,个别人有没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我相信肯定会有。但在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狭隘的民族主义从来没有成为主流。

中共从未否定国民党正面战场作用

凤凰网:9月3日的阅兵中,国共两党抗战老兵将共同组成方队接受检阅。民革中央在一年前的提案中,也特别提到建议为国共两党抗战老兵颁授勋章。此举具有怎样的深意?是不是一次突破?

郑建邦:严格讲,过去的抗战纪念活动,就邀请过国民党抗战老兵。十年后的今天,范围更广泛,还有国共抗战老兵组成的方队,而且两岸共识更强烈,尽管台湾也有人反对,但抗战本身是国共合作、两岸人民共同奋斗的基础。

此次国共抗战老兵共同受阅,进一步体现抗日战争是在国共合作基础上的全民族抗战、是两岸人民共同的抗战、是中华民族整体的抗战,我们同时向全世界昭示这一点,这对促进中华民族的大团结、振奋中华民族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凤凰网:关于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包括邀请国民党老兵参加阅兵式,过去在中共内部有没有过争议?前不久的电影《开罗宣言》海报宣传,因强化毛泽东弱化蒋介石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对此怎么看?

郑建邦:前些天在美国访问的时候,我在微信上看到了关于电影《开罗宣言》的那组海报。据我的了解,这并不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国大陆官方对国民党正面战场作用及蒋先生作用的一种看法。

我个人认为,首先要明确一点,这组海报宣传本身有比较明显的问题,这个问题应当由电影和海报的宣传方来负责,不能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国大陆官方的意见,也不能代表大陆老百姓的看法。我非常清楚,中国共产党对过去这场战争的总体看法和评价,从来没有去否定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作用,也从来没有说“国民党不抗战,仗都是我们打的”,没有任何一个中央文件这样说过。

第二,今天,对70年前这场战争中国共双方的地位和作用,这一认识是在不断加深,不断接近于历史的客观事实。早在十年前,中共中央已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记得我们请了一位国民党老将军参加那次纪念活动,老将军从大会堂出来时泪流满面,见了我们第一句就说“共产党真了不起,胡总书记肯定了我们正面战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天,习总书记对正面战场、敌后战场作用的分析就更透彻。

“共产党游而不击”“国民党真投降假抗战”言论是冷战思维和极左思维

凤凰网:关于国共两党在抗战中的作用和地位,习近平在去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座谈会是这样说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异常惨烈,从战略防御到战略相持,进而发展到战略反攻,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中国人民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铁骨铮铮、视死如归,奏响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凯歌”,习近平还高度评价了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等国共两党抗日将领,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新四军“刘老庄连”、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国民党军“八百壮士”等众多英雄群体。但是今天,我们也注意到网上出现了两种针锋相对的声音。对此,郑主席怎么看?

郑建邦:现在网上两种意见针锋相对,一种声音认为“共产党游而不击”,一种声音称“国民党真投降假抗战”,这两种声音,还是延续过去的冷战思维和极左思维,都是很偏激的。

中国这么大,人口那么多,加之历史遗留的一些问题,今天,两岸双方各说各话也可以理解。但中国大陆官方舆论和主流意识的评价是客观的。

抗战初期,显然是以国民党军为主,那时八路军、新四军加在一起不过四万多人,不可能起抗日战争主力军的作用,战争还得靠国民党来打,国民党组织了一系列重大战役,尽管这些战役以失利为多,但还是粉碎了日本侵略者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叫嚣,有效迟滞了敌人的进攻。到了中后期,由于八路军新四军大胆深入敌后,在与敌人的战斗当中发展壮大自己,慢慢在抗日战争发挥起中流砥柱的作用。

这个分析得很透彻,也符合历史事实,没有说国民党不打仗,几任总书记都肯定了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抵抗。当然,当时的国民党也有问题,比如1944年豫湘桂大溃败,除了在衡阳、桂林打得像个样子,基本是一触即溃,这也说明国民党正面战场在组织民众、战略战术运用以及军队素质上都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么大的溃败,在八路军、新四军身上没有看到,这是事实。

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摒弃党派之间的成见,站在全民族的立场,心平气和、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些历史问题。

连战超越国共两党分歧需很大政治勇气

凤凰网:关于抗战,出于与中共内战以及今天两岸现状,台湾国民党对抗战的宣传和重视是不是有弱化?以至于出现李登辉否认台湾抗日的言论?

郑建邦:在纪念抗战这个问题上,大陆要比台湾做得好得多,这也不是我们这么讲,是台湾的朋友都这么讲。

当然,我也说我们不能跟台湾比,不能比谁做得更不好。尽管现在有郝柏村这样一些抗战老兵对抗日战争有自己的立场和看法。但我在台湾接触的许多抗战老兵是在化解国共间的仇恨,对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战场的英勇作战给予了一定的积极评价,甚至说是承认,这是很好的现象。

今年5月20号,我们民革中央在天津举办了第6届“中山•黄埔•两岸情”论坛,海峡两岸的黄埔学生及后代二百多人参加,台湾来了四十多位,其中六位上将、十几位中将、十几位少将。我们请共产党和国民党六位将军后代演讲,很多人在底下哭。抗日战争的艰苦卓绝和抗日军人的共同情感,深深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这在两岸确实是相通的。

并不是李登辉所说“台湾人没有抗战”,台湾人为了反对日据统治,四百多万人牺牲了近六十万,还没有反抗?抗日战争八年,据不完全统计,台湾同胞飘洋过海到祖国大陆参加抗日战争的也有四五万人之多,你说台湾人参加抗战没有?李登辉可以说是个国贼,他那种人没有任何代表性。

凤凰网:连战来参加阅兵,您如何评价?

郑建邦:我是持很积极的看法,连主席来合乎大家的共同期待,也确实需要很大的政治勇气,他在岛内的压力可以想象,毕竟两岸还有一些政治上的分歧。我去台湾拜会过连主席好几次,他多次说过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民族主义者。就是站得高看得远,也才能顶住这些压力,真的是爱国世家,他超越了国共两党之间的分歧,站在历史和政治的高度来参加这次盛会,这是对中华民族的一个交代。我觉得非常好。

不排除历史虚无主义者背后的别有用心

凤凰网:现在网上出现的很多否定抗战历史及过去抗战中民族英雄的声音,官方称之为历史虚无主义。对很多年轻人来讲,可能已经不记得抗战中的事和人,这对发扬抗战精神提出了挑战,有什么办法应对?
   
郑建邦:历史虚无主义,看上去很无聊的问题,背后有没有什么力量?我倒不是说搞什么阶级斗争扩大化,但对此表示强烈的质疑。
看看苏联是怎么垮台的?苏联垮台前夕,有一些人嚷嚷什么卓娅舒拉是假的,否定民族正面的东西、灵魂的东西,进而让大家怀疑、动摇苏共。当时的苏联斯大林式体制维持不下去了,就像一个大房子,木头结构已经被白蚁啃得差不多了,白蚁是谁?就是那些咒骂、否定、搅乱历史的人,把苏联英雄和民族精神慢慢颠覆。

今天,中国社会处在转型过程中,真可谓李鸿章一百多年前所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今天的中国,处在从几千年一成不变的传统自然经济走向现代化市场经济的过程当中,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在深刻的变化,有些固有的东西动摇了,新的东西又不很确定。
岳飞有缺点、秦桧变成好人了、汪精卫不再是汉奸可以理解了、狼牙山五壮士偷老百姓的萝卜、雷锋做好事是捏造的、黄继光没这事、邱少云不可能……一些人专门给你颠倒过来,动摇一代人脑子里根深蒂固的东西,最后你的脑子里就剩下钱和利益,将来谁给钱就跟谁跑。

我刚才声明了,我不是阶级斗争主义者,但这种虚无主义背后有没有苏联倒台前那种白蚁的影子?我持很强烈的质疑态度,有人是别有用心这么搞,利用了官方历史教育的不足、一些人的猎奇心理及对现实的一些不满意,最后就是要把我们民族从根本上、精神上摧毁。

为什么中国今天要讲社会主义价值观?在美国不用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自由、平等、博爱,说得很清楚,国民已经有了共识。我们现在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要凝聚共识。

凤凰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解,比如民主、法治、自由等,网上也有着与官方不同的理解。

郑建邦:民主是什么,民主不是说你干什么都行,民主实际上讲的是一种规矩,是对人的一种约束。法治就是划了一个底线,在下面就不能做了。我们国内一些人把极端的个人主义自由当民主来追求,这是错的。

在西方也不能那么随心所欲,到美国你说一句“我想炸了国会大厦“,马上把你抓起来;在美国违章开车,警察拦住,如果有抵抗和多余的动作,警察二话不说可以拿枪先把你干掉。我们一些人对国外的情况了解还是有限。

传承爱国主义不能讲空话唱高调

凤凰网:您刚才讲了,爱国主义不能是一句空话,那今天我们究竟怎样让爱国主义不仅成为共识还要内化为每个国民具体的行为与思想?

郑建邦:传承爱国主义不能讲空话。70年前那场战争那么困难,最后我们还是坚持到胜利了,为什么?

一,靠的是团结,中华民族的团结是大格局,是我们的生命线。爱国主义落到实处,首先得着眼于中华民族的大团结,有56个民族的大团结,海峡两岸的团结,还有海外几千侨胞的团结。

二,得有一种牺牲奉献的精神。谁都不肯牺牲自己的利益,老指望别人,光说的口号震天响,一让为国家民族做出点儿牺牲就不肯了,还想中华民族复兴,这不行。杨靖宇烈士,到最后老乡劝他“你都这样了,投降算了”,他说“我投降了,中国人都投降了,那中国怎么办”?宁肯牺牲自己,也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赢得尊严,这是七十多年前的精神。七十年后,我们过上和平生活了,大家还愿不愿意牺牲?愿不愿意奉献自己?还没让你把命拿出来,就是少挣点钱、给社会做点贡献,愿不愿意?肯不肯?值得我们每个人问问自己。

爱国主义唱高调不行,要从诸如以上这些点落到实处。这么多年,如果说我们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调唱得太高。这一点,西方的教育倒是值得我们借鉴,他们都是从非常具体的事情上入手,比如泊车不能占残疾人位置、开车先让行人等等,爱国主义是建立在良好的社会公德基础上的。



郑建邦简历

郑建邦,男,汉族,1957年1月生,湖南石门人,1986年4月加入民革,1976年8月参加工作,东北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学士。系抗日名将郑洞国将军的长孙。
1976年8月至1978年8月,辽宁省阜新县建设公社知青
1978年8月至1982年8月,东北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
1982年8月至1982年10月,待分配
1982年10月至1985年2月,北京建筑工程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教师
1985年2月至2010年12月,民革中央宣传部主任科员、副处长,联络部副处长、处长、副部长、部长(其间:1999年10月至2000年10月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政府挂职任区长助理)
2010年12月至2012年7月,民革中央专职副主席兼联络部部长
2012年7月至今,民革中央专职副主席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

来源:http://news.ifeng.com/a/20150901/44564344_0.s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汽车用品行业新闻中心 ( 粤ICP备08104503号 )

GMT+8, 2018-12-17 17:40 , Processed in 0.2562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x888v.com

© 2008-2013 x888v.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